• <nav id="wwie8"></nav>
  • <nav id="wwie8"><u id="wwie8"></u></nav>
  • <menu id="wwie8"><tt id="wwie8"></tt></menu>
  • 第一經濟網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機構分析 > 正文內容

    四川鋰礦再現“天價”競拍

    各方對于鋰礦資源熱情并未受今年以來鋰價下滑的影響,搶礦大戰仍在上演。


    (資料圖)

    經過3天激烈角逐、11307次報價后,8月13日凌晨,備受關注的四川省馬爾康市加達鋰礦勘查礦權競拍結束,最終以42.0579億元成交,較319萬元起拍價升值1317倍。

    另外,四川省金川縣李家溝北鋰礦勘查權競拍于8月11日上午結束。該處鋰礦起拍價為57萬元,經過3412次報價后,最終以10.1017億元成交,升值1771倍。

    由此看來,各方對于鋰礦資源熱情并未受今年以來鋰價下滑的影響,搶礦大戰仍在上演。

    優質礦產買家確定

    據了解,四川省馬爾康市加達鋰礦勘查礦權出讓面積為21.2247平方千米,首次勘查出讓期限為5年。據悉,四川省馬爾康市加達鋰礦勘查礦權的競爭主要在競拍號1397、1675、1270、1818和1213之間展開,最終1213號拍下礦權。8月14日,1213號買家浮出水面,內蒙古大中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中礦業”)發布公告稱,其全資子公司安徽省大中新能源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競拍該礦成功。大中礦業認為,加達鋰礦探礦權的取得為公司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奠定資源基礎。

    李家溝北鋰礦勘查權首次出讓期限為5年,面積為7.551平方千米,最終競得者是四川能投資本控股有限公司,系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全資子公司。

    大中礦業公告顯示,川西可爾因稀有金屬花崗偉晶巖田是我國大型、超大型偉晶巖型稀有金屬礦床集中地,該區域已獲得較好找礦效果的有李家溝(超大型)、黨壩(超大型)、業隆溝(大型)等礦床。加達鋰礦勘查區塊位于可爾因稀有金屬花崗偉晶巖田成礦帶,與黨壩和李家溝礦區緊鄰,地質構造位置與黨壩和李家溝礦區相似?;◢弬ゾr體是鋰輝石礦主要的賦存巖體,鋰輝石花崗偉晶巖脈在區域內分布廣泛,同時伴生錫、鈹、鈮、鉭、銣等元素。四川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化探隊編制的《四川省馬爾康市加達鋰礦地質技術調查評價報告》,預測勘查區塊氧化鋰平均品位1.26%,礦石潛在資源量2967-4716萬噸,氧化鋰推斷資源量37-60萬噸(折合碳酸鋰當量92-148萬噸),具備大-超大型鋰輝石礦產資源潛力。

    并非高溢價拍賣

    上次天價鋰礦拍賣還是發生在2022年5月。歷時5天,斯諾威股權最終從335.29萬元的起拍價翻了近597倍,以約20億元的價格拍板落錘。但競拍者隨后悔拍,導致斯諾威股權于同年11月再度進行拍賣,本次拍賣觸發9次熔斷,起拍價已觸及20億元,不過第十輪拍賣被拍賣平臺宣布因故中止。最終,今年年初,寧德時代作為斯諾威的重整投資人拋出逾64億元的重整計劃將該礦股權收入囊中。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斯諾威礦業搶奪之際正值鋰價高企之時,彼時鋰價約在50萬元/噸左右的高位。上海鋼聯發布的數據顯示,8月16日,國內電池級碳酸鋰均價較前一交易日下跌0.65萬元/噸至22.8萬元/噸。

    如今鋰價已“腰斬”,為何搶礦熱度仍不減?

    在伊維經濟研究院研究部總經理、中國電池產業研究院院長吳輝看來,雖然鋰價持續走弱,但也難言價低。我國鋰資源儲量相對偏少,鋰礦對于產業鏈企業吸引力仍極高。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溢價數千倍成交,但中信建投期貨工業品分析師張維鑫對記者表示,就上述兩礦自身價值而言,其拍賣價格較為合理,并非高溢價。“以李加溝北礦為例,其擁有50萬噸的氧化鋰,即使該礦只能開采25萬噸氧化鋰,但這25萬噸的氧化鋰對應大約60萬噸碳酸鋰當量。60萬元的碳酸鋰,即使每噸只賺1萬塊,那也有60億元,相對10億多元的勘探權成本以及后期建設成本而言,利潤豐厚,回本非常容易。如果礦資源品位較好,實際礦端利潤會更高?!?/p>

    除競拍成功者大中礦業外,此前僅有一家上市公司公開表示參與加達鋰礦探礦權競拍。8月9日,天華新能公告稱,同意子公司宜賓市天宜鋰業科創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宜鋰業”)參與馬爾康市加達鋰礦勘查探礦權競拍。天華新能表示,天宜鋰業作為領先的電池級氫氧化鋰生產企業,產能規模不斷擴大,對鋰礦資源的需求相應增加。如天宜鋰業本次競拍成功,獲得加達鋰礦勘查探礦權,將有助于公司增加鋰礦資源儲備,有效保障公司鋰礦資源供應,增強公司核心競爭力。

    鋰價仍將走弱

    數據顯示,四川是我國鋰輝石礦主要集中地,已探明儲量占全國總量的50.8%。事實上,自6月20日自然資源部發布四川省金川縣李家溝北鋰礦的探礦權和馬爾康市的加達鋰礦勘查權后,已有多家礦業相關企業在馬爾康市成立。

    7月5日,國誠控股集團在馬爾康注冊了全資控股公司馬爾康國城國康礦業有限公司,注冊資本2億元,經營范圍包括非煤礦山礦產資源開采、金屬礦石銷售、非金屬礦及制品銷售等;7月11日,寧德時代間接全資持股的馬爾康時代礦業有限公司注冊成立,經營范圍包含礦產資源勘查、新材料技術研發、礦物洗選加工等;7月12日,由天府礦業、四川路橋、川發龍蟒共同出資的四川西部鋰業集團注冊成立,注冊資本900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礦產資源勘查、非煤礦山礦產資源開采等。

    有業內人士分析,上述新成立的企業都在緊盯兩大礦產資源。不過,張維鑫認為,從目前全球已經公布的鋰礦、鹽湖項目來看,2023-2025年鋰鹽供需已經面臨較大的過剩壓力,當前資本越是積極參與鋰礦勘探、開發,未來供給增長潛力越大,鋰價向下回歸的動能就越強。

    根據多方判斷,當前碳酸鋰供給仍偏寬松,鋰價或將繼續走弱。雖然鋰價下跌有利于鋰電全產業利潤合理分配,但張維鑫提醒,四川、新疆等地都有豐富的礦產資源,但部分地區基礎設施條件較差,前期開采成本偏高,低價碳酸鋰不足以支撐前期開采的資金投入。

    吳輝認為,電池企業繼續大力推進新技術路線研發,可一定程度上緩解對鋰的需求。同時,鋰礦企業要在鋰礦開采上做更合理布局,將一些品位低的鋰礦進行經濟有效開采。

    文丨本報記者 楊梓

    關鍵詞:

    標簽閱讀